您现在的位置: 赤岸门户网站 > 时事 > 解决住房问题,香港不能再等了

解决住房问题,香港不能再等了


2019-11-17 08:29:59   【  】    【打印】    【关闭


蓝色的字,注意6月21日~

进入经济生活的一切

简介:香港社会矛盾的焦点之一是楼价高企和土地供应不足,令普通市民难以上楼。最近在香港引发一连串示威游行,甚至暴力袭击的,也是民生和社会问题,包括高楼价。

如何解决土地问题,可以说是香港市民最关心的问题之一。

资料来源:《21世纪经济先驱报》(编号:JJBD 21记者:朱丽娜新赵佶)《人民日报》(身份证:RMR·BPL,作者:何丁琪媛)

陈郁、辛玲、刘翔

要解决房屋问题,香港不能再等了!

昨天,民建联在报章上刊登了整版广告,促请政府利用《收回土地条例》增加土地供应,兴建大量公屋单位,缩短公屋轮候时间,努力达到“三年公屋”的目标。

随着香港局势的发展,除了进一步呼吁结束暴力和混乱之外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影响香港发展的深层次问题。住房是重中之重。

香港的房屋问题是众所周知的,而且越来越严重。申请公屋的平均轮候时间已增至5.4年,有10万人住在「棺材屋」及?房间”。这种情况与世界闻名的大都市不符,与太平山的豪宅形成鲜明对比。香港人重视人权。

但是在普通人看来,有房子住,有衣服穿,有食物吃是最基本的人权和最基本的尊严。香港绝对没有理由穿着“世界上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”这样迷人的外套,却在自己的住房里露出尴尬的一面。

照片来源/错误想法

香港房屋问题的核心在于土地。增加土地供应是当务之急。香港不是没有土地,但政府的土地太少了。根据去年底的“长远房屋策略”,未来10年,香港公营和私营房屋的新供应比例将为7:3。然而,事实上,政府能够找到的土地仍然不足以支持这一目标。民建联的建议无疑为特区政府提供了一个解决难题的方案。

引用《收回土地条例》是指在自有物业和公众利益之间取得平衡。这些土地主要是指被房地产开发商囤积起来的土地,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开发了。

由于《基本法》第六条和第一百零五条保障私人财产权,再加上引用该条例或长时间司法覆核,特区政府对引用《收回土地条例》犹豫不决。然而,在所有道路被封锁后,收回土地是可行的。

根据《基本法》第一百零五条,征用土地的补偿“相当于当时财产的实际价值”,并支付赔偿金。

为了公众利益和民生,现在是时候让开发商释放他们的善意了,而不只是自己计算,囤积土地,住在陌生的地方,赚最后一枚铜币。什么是香港的未来?什么是对年轻人“宽容”?这是。

这也是调整短期和长期利益的机会。长期以来,香港社会一直受金融和房地产发展交织在一起的逻辑所束缚。然而,这种发展模式既不是永动机,也有许多隐藏的危机。我们很明白,有些香港居民担心土地供应增加会导致资产短期内无法迅速增值。我们也知道房地产开发商在做生意。然而,这恰恰是对眼前利益和长远利益的重新审视,也是对个人利益和社会发展利益的重新权衡。一旦香港社会陷入僵局,失去竞争力,每个人的房地产都会不断贬值。只要东方明珠保持竞争力,受益者必定是香港企业和市民。

照片来源/错误想法

今天,我们必须充分考虑香港的竞争力。人们一直相信自由是香港的核心竞争力。事实上,民生也是竞争力。保障民生,使社会更加公平,也是发展的累积动力。

香港一向遵循自由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模式。在改善民生方面,香港一向坚持“积极不干预”的理念,但这一理念已成为历史教训。香港不仅需要一个“有效的市场”,还需要一个“有前途的政府”。在过去的三个月里,“反修正法”涉及到许多原本不关心政治的年轻人。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他们对未来无能为力,住房是一个重要的来源。对于这个影响香港社会发展的深层次问题,特区政府需要有远见、有决心、有执行力,整个香港社会需要达成共识。

在房屋问题上,香港错过了很多历史机遇,不能再拖延了。

董建华在其任期开始时,提出了85,000计划,建议每年兴建不少于85,000个公营及私营房屋单位,使70%的香港家庭可以在10年内自置居所。

梁振英执政时,也把解决市民住房问题作为第一要务,并提出加快公共住房建设。

林郑月娥上台后,提出了“明日大屿山”的填海造岛计划。

然而,这些完全基于香港长远公众利益的建议,要么草草收场,要么大打折扣,要么搁浅至今。所有这些都被称为灾难。

原因是立法局的反对派拉巴特都反对,更不用说“大屿山明天”工程本身了。即使是研究该项目的拨款建议,也因政治争论而搁置在立法会。也有房地产开发商为了既得利益,不断威胁政府和约束公众舆论。这令整个香港社会陷入一个不能买卖、不能盖、不能盖的泥沼。也因为部分市民不了解和信任特区政府改善民生的能力。这一次,香港社会能否放下政治观点,冷静地坐下来考虑《收回土地条例》?我们可否抛开偏见,理性看待特区政府为民生所做的努力?我们能否正视公私利益的平衡,真正为香港“作出长远规划”?

香港不能再等了。

民建联提出解决香港土地瓶颈的方案;

加快征地速度,建设大型公共住房单元,力争三年建成公共住房。

照片来源/错误想法

早前,9月11日,香港最大的政治团体民建联举行记者会,建议特区政府利用《收回土地条例》兴建大量公营房屋,争取在3年内兴建公营房屋。

此外,民建联亦建议尽快重启“土地分享试验计划”,积极规划选址,邀请业主参与。将设立“房屋租金减免”,让租用私人楼宇的纳税人享受税收减免。

民建联成立于1992年,是香港成立的政治团体之一。《收回土地条例》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一项条例。根据该条例的规定,每当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决定任何土地必须收回作公众用途时,行政长官可根据本条例命令收回该土地。

民建联主席、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李慧琼指出:

香港有许多深层次的矛盾,其中土地和房屋是最重要的。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必须采取果断措施,透过《收回土地条例》破釜沉舟,兴建公营房屋,以达到“三年公营房屋”的目标。

香港地势多山,土地短缺,导致楼价高企、租金高企和上车困难。

根据公开数据,香港占地1111平方公里,已建成土地的24.3%,其余75.7%为郊野公园、水塘等。其中,只有6.9%的土地用于住房。2005年后,香港的土地开发几乎停止,导致公屋和私人住宅的完工量大幅下降。根据香港差饷物业估价署和房屋署的数据,2007-2016年度住宅平均落成量约为25,700个单位,较过去10年下降逾50%。

在公屋轮候册上,根据房屋署的数据,截至2019年6月底,根据配额及计分制度,共有约147,900宗一般公屋申请及约108,200宗非长者一人申请。普通申请人的平均轮候时间为5.4年,单身长者申请人的平均轮候时间为2.9年。

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刘国勋表示,目前约有700公顷棕色土地。根据150,000份待批申请,三年内会有25公顷土地拨作公共房屋,三年内会有75公顷土地拨作公共房屋,约占目前未使用的棕色土地的十分之一。

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柯创生表示,目前,香港约有10万人住在“棺材屋”。住房和其他不适宜居住的环境?租金昂贵,一些非常小的单位可能要花5000至6000港元。

李慧琼说:

过去,政府一直在“以蜗牛的速度”寻找土地。如果不加以改善,公众会越来越失望,这将导致公众不满情绪的累积,并使监管争议变得更加激烈。她建议政府不要等到施政报告公布土地和房屋措施后,才立即展开工作。

民建联指出,政府于2018年12月宣布修订《长远房屋策略》。公屋与私人楼宇的比例由6: 4改为7。虽然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是香港最大的“业主”,但实际上实际控制的土地并不如想象的那么多。目前,政府主要的短期住宅用地来源是210块分散在全港各地并指定作不同用途的土地,但总面积只有500公顷,仅为私人发展商所知土地储备的一半。

自香港回归中国至2019年8月的20多年间,特区政府只引用《收回土地条例》13次收回土地兴建公营房屋。民建联建议,由于公营房屋存在巨大的土地缺口,当局应集中规划公营房屋发展项目(例如新界约110至220公顷的棕色土地),并以“公共用途”为理由,利用《收回土地条例》收回土地。这符合公众意见,也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法律纠纷的风险,如政府担心的司法审查。

“这是这么多年来预测房地产市场最困难的时候。过去,它可以从经验或经济角度来判断。”他坦率地说。他认为,影响香港楼市的主要因素主要是本地社会事件、利率和供应,但前两个因素难以预测,短期内可能会逆转。

他说:「虽然市场气氛恶化,营业额下降,但现时业主普遍持有货物,市场上大幅减价的交易并不多。“价格分裂潮”(大幅度降价)尚未发生。然而,影响楼价走势的主要因素一直是香港的经济基调,每月的示威活动影响了本地的旅游业、零售业和消费者情绪。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,影响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和失业率,香港的经济表现将受到更大的冲击,房地产价格将面临更大的下行压力。”陶汝洪指出。

二手交易急剧萎缩。

与此同时,陶汝宏向记者指出,香港主要中小型屋的物业价格较今年6月的高点下跌了3%至5%。

“到今年年底,它将再下降5%至10%,回到今年年初的水平。然而,由于业主拥有强大的货物持有能力,豪华公寓并不急于出售,预计今年年底前下降幅度将在5%以内。"

开发商也大大加快了推进的步伐。美国联邦房产和住房首席执行官博·邵明指出,自9月初以来,已有4个新的投标宣布了最新的销售计划,总计超过2200套。在过去的三个月里,这种推动率很少见。“从最近的销售和新投标的反应来看,房地产市场的需求仍然强劲,我相信9月的市场主导地位将更加明显。随着新市场的急剧冲击,二级市场在短期内将面临更大压力。”

“据估计,未来几个月,开发商将主要推上汽车和中小型单位,而交易仍将主要针对一级建筑,约占总交易量的30%-40%。相比之下,二级市场的压力更大,据估计,一些下跌阻力较低的所有者有更多的讨价还价空间。”奈特·弗兰克(Knight Frank)执行董事兼评估咨询部负责人林浩文告诉记者。

“大规模示威无疑对投资者和用户的信心有很大影响。由于不确定因素,许多买家暂时推迟了进入市场的步伐,市场积累了一定的市场需求。与此同时,仍有大量房产准备在一级市场推出,”陶如虹说。「八月份二级市场的交易量已降至二千八百六十宗,接近沙士爆发期间每月二千六百八十三宗的水平。我们预计,如果示威继续下去,9月份的交易数量将降至2000笔以下。”

香港差饷物业估价署(Hong Kong Rating and估价署)8月底公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7月,香港私人住宅价格指数跌至394.4点,较上月下跌0.1%,并连续第二个月下跌。与今年5月创下的397.3点的历史高点相比,该指数下跌了0.73%。然而,回顾今年首七个月,香港整体物业价格仍上升9.7%。

陶汝洪坦言,由于上一季度房地产价格强劲反弹,沙田第一城、太古城等一些受欢迎的中小住宅小区现在跌幅更为明显,“截至9月中旬,房价较6月份高点下跌了4%-5%,而贝萨尔湾、君临等豪宅价格跌幅较小,较6月份水平下跌了约3%。”

今年到目前为止,沙田第一城和太古城的价格比年初分别上涨了19.9%和14.9%,而北沙湾和君临的价格比年初上涨了约10%。

戴德梁行香港资本市场部执行董事高熊伟坦言:“最近几个月的社会事件影响了香港投资物业的租金和价格趋势,让当地投资者倾向于观望。然而,一些房地产基金买家约占香港整体市场的30%-40%,而这些国际基金的许多投资委员会都在海外。对他们来说,能否推动大规模交易,主要取决于香港目前的发展。只有在当前不稳定因素消除后,市场信心回升,投资市场的表现才有望改善。不过,在目前情况下,我们预计大规模房地产投资交易的数量将在下一季度(今年第四季度)再次下降。”

本期杂志编辑刘翔

快乐赛车pk10 辽宁11选5开奖结果 快三app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 买快乐十分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fujibuzz.com赤岸门户网站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